住宿推薦 蜜月旅行訂房布蘭迪亞旅館 – 西歸

獨自一人在外工作了幾年,都沒好好陪伴家人

經過幾年的努力,終於存了一筆錢可以帶家人出去好好的玩一下了

出去玩的旅遊品質是很重要的,當然如果同樣的回質,卻能省錢也不賴

像這次我就是在hotels.com訂的飯店是 布蘭迪亞旅館 – 西歸浦

價格還挺優的!品質也挺不錯!可以說是值回票價

其實在hotels.com找自已滿意的房間是很簡單的

查一下要住的地點附近的飯店之後,看一下自已可以接受的價格之後

再看一下其他旅客對這間飯店的評價,如果不錯的話

基本上就可以下訂準備入住了

PS.若您家裡有0~4歲的小朋友,點我進入索取免費《迪士尼美語世界試用包》

平價訂房

限量特優價格按鈕

商品訊息功能:

商品訊息描述:

主要設施

  • 供應早餐
  • 咖啡廳
  • 每日客房清潔服務
  • 櫃台服務 (有時間限制)

闔家歡樂

  • 冰箱
  • 獨立浴室
  • 免費盥洗用品
  • 每日客房清潔服務
  • 有線電視服務
  • 平面電視

鄰近景點

  • 濟州世界盃體育場就在附近
  • 西歸浦博物館就在附近
  • 孤根山就在附近
  • 山美邦山頂就在附近
  • 恩托瀑布就在附近
  • 天地淵瀑布就在此區域
  • 新緣橋就在此區域
  • 藥泉寺就在此區域
  • 柱狀節理帶就在此區域
  • 國際會議中心就在此區域
  • 濟州國際和平中心就在此地區
  • 太平洋園區就在此地區

商品訊息簡述:

布蘭迪亞旅館 – 西歸浦 討論,推薦,開箱,CP值,熱賣,團購,便宜,優惠,介紹,排行,精選,特價,周年慶,體驗,限時

注意:下方具有隨時更新的隱藏版好康分享,請暫時關閉adblock之類的廣告過濾器才看的到哦!!

下面附上一則新聞讓大家了解時事

中國時報【道格拉斯.甘迺迪╱文 葉佳怡╱譯】

在緬因,我們習慣把一切藏在視線之外。

我獨占了海灘。現在是下午三點十八分。一個完美的十月天。天空湛藍,空氣中有些微顯露的寒氣,而陽光──此時威力已開始減弱──仍然閃亮。我的緬因。我一輩子都住在這裡。生在此,長在此,受教育在此,結婚也在此。直到今日的整整四十二年,我都靜定地守在同一個地方。這怎麼可能?我怎麼能允許自己固守一處?為什麼我認識的許多人也都這麼說服自己活在有限的視野中?

緬因。我常來這裡,就像我的避難所,此地總能以環繞我的自然之美讓我記得保有謙卑。然後是海。兩年前,我在一個讀書會中讀完了《白鯨記》,其中有位海軍退役的女性名叫克里斯朵.歐爾,她大聲表示不懂這些作家為何深受大海吸引,還愛把大海當成人生隱喻。當時我聽見自己回答:「或許是因為,當你在海邊時,人生感覺不再充滿限制,眼前彷彿有無限可能。」克里斯朵補充:「在所有可能中,最大的可能就是逃亡。」

那女人是看透了我的心思嗎?每次我來這裡面對大西洋,心裡總想:自助旅行便宜住宿那裡有個跟我身後完全不同的世界。當我面對海水,背向人生中的一切,就能活在此地之外的幻象中。但手機發出的「叮叮」聲瞬間把我帶回了現實。有人傳簡訊來。我馬上伸手在包包裡翻找手機,一定是我兒子小班傳來的。

小班十九歲,是緬因大學法明頓分校的大二生,主修視覺藝術──我丈夫丹恩對此有點抓狂。他們之間向來沒什麼共通點。畢竟我們都是由各自人生經歷所塑造的成品,是吧?丹恩從小在艾魯斯達克郡長大,童年窮困,父親是兼職木工,一天到晚都在喝酒,醉醺醺的他根本不知道「責任」兩字怎麼寫。他愛他的兒子,只是喝醉時總會痛罵他,也不覺得那有什麼大不了。成長過程中,丹恩對爸爸又愛又怕,總想成為父親自我定位的那種稱霸戶外活動的強悍男子。丹恩滴酒不沾,每當我想喝第二杯酒時,他總會斜睨著眼阻止我,顯然因為爸爸一喝酒就勃發的怒氣留下了不少創傷。他內心清楚,爸爸就是個軟弱、沒種的傢伙,跟所有霸凌者一樣,對他人殘酷不過為了掩飾對自己的厭惡。因此,我總是藉各種機會告訴丹恩,他比他父親好多了,因此,就算跟兒子的個性天差地遠,他也該把他內心溫和的那一面與兒子分享。當然,丹恩沒有以冷酷及敵意對待小班,但他仍只願付出表面的關心,並拒絕解釋自己為何總把兒子當陌生人。

就在最近,因為一幅在波特蘭美術館展出的拼貼畫,小班以備受關注的新秀藝術家身分上了《緬因今日報》。根據報導,那幅畫「將解構後的龍蝦籠轉化為『當代幽閉感的驚悚幻影』」(至少《波特蘭鳳凰報》的評論家是這麼說的)。丹恩看了後問我,小班有任何「精神上的困擾」嗎?我努力掩飾內心驚駭,反問:「你怎麼會這麼想?」

「哎呀,光看波特蘭那些自以為是的傢伙稱讚的那幅拼貼畫不就知道了?」

「人們對這幅作品產生回應,是因為它的議題性──而且還使用了具有緬因在地性特色的龍蝦籠作為……」

「在地性,」丹恩拉出一抹明確的冷笑。「你又開始用你那些花俏的詞彙了。」

「你何必傷人?」

「我只是表達意見。但你繼續講呀,我會閉嘴。這大概是我失業一年半的原因,當時……」

「除非你之前有所隱瞞,不然你並不是因為說了像剛剛那樣不得體的話而失業的。」

「所以我剛剛說的話不得體?不像我們『了不起』的兒子那麼『得體』?緬因的下一個畢卡索?」

自從失業之後,丹恩時不時就要展現出惡劣的一住宿優惠信用卡面。雖然他等一下就會針對這段話道歉(「我又來了,真不曉得你怎麼受得了我。」),但效果早已腐蝕人心。就算一個月只發作兩次,不過丹恩確實愈來愈封閉,針對自己被開除的事,他也不願合理地發洩怒氣,結果就是家中氣氛變得詭異。倒不是說我們的婚姻之前有多浪漫、熱情(我也沒有其他可比較的婚姻就是了),但以往固定發生的摩擦至少在合理範圍內,可是丹恩的失業彷彿在這段婚姻中打開了一道黑暗裂隙。隨著困守在家的時間愈長,他愈擔心再也無法回到職場,這道裂隙也隨之擴大。

我可以感覺到,丹恩因為兒子十九歲就在事業上得到認可而焦躁不安。他被選為波特蘭美術館的緬因年輕藝術家代表,是展覽中僅有的兩名大學生之一,而且還有名評論家認為他是值得關注的新秀……好啦,身為他的母親,我很驕傲,但你得承認這確實稱得上一項成就。小班是個心思細膩的年輕人,古怪得令人讚嘆,同時渴望父親的愛與認可,但丹恩就是看不清這點。根據各種跡象顯示,他暗自認為這名非我族類的奇怪男孩不是理想的兒子,因此無法接受他成功且備受讚譽的事實。我總是告訴自己,等丹恩找到一份好工作,一切都會好起來,但同時忍不住想:要是有什麼能立刻改變現狀的靈藥就好了。

我走回車上,插入鑰匙,發動引擎,開出停車場,轉眼大海已被拋在身後。我向左轉,沿著狹窄蜿蜒的小路繼續往左前進,時序已逼近陰冷殘酷的冬季,這條曲折的道路會帶領我經過那些空蕩蕩的夏季別墅,接著再次右轉,爬上一道兩旁住了半島居民的緩坡。除了少數藝術家和新世紀按摩師之外,此地大多居民在學校教書、賣保險、建造當地橋梁、從海軍退役、在巴斯的造船廠工作,或者正靠退休金或社會福利金過活。這些房子──大多需要重新粉刷一下(跟我的房子一樣)──很快就從視線中消失,眼前緊接著出現一片開闊原野,接著是向西回到城鎮的主要道路。之所以提起這一切,是因為自從我和丹恩十三年前搬來此處,每週至少得開車經過這裡三、四次;除了每年有兩週出外度假,緬因州的丹姆里斯柯塔(Damriscotta)就是我的人生重心。最近我才意識到:我沒有護照,距今最近的一次出國已是一九八九年,當時我在緬因大學就讀大三,拜託還沒成為丈夫的丹恩開車帶我到魁北克渡假。

當時只要用美國駕照就能跨越加拿大邊界,而魁北克正舉行冬季嘉年華,到處都是雪,老城街道鋪滿鵝卵石,建築物裝飾成薑餅屋的樣子,而且每個人都說法文。我從未見過這麼魔幻、異國的場面。丹恩一開始因為不熟悉的語言和口音而有點緊張,最後也沉醉其中。雖然我們待了四天的旅館有點老舊,狹窄的雙人床只要我們做愛時就嘎嘎響個不停,但整體氣氛還是好浪漫──我確信就是在那兒懷上了小班。在我們發現要成為父母之前──這件事徹底改變了我們的人生軌跡──丹恩說我們隨時能再來魁北克玩,以後也還要去巴黎、倫敦、里約熱內盧……

年輕人多天真,總相信人生結局尚未寫定,只要活著就有無限可能。直到你遇見足以扼殺所有可能性的轉折。

我就這樣在此地生根。我常想到這件事,但潛台詞並非針對丹恩的憤慨。無論婚姻出了什麼問題,我都不會把後來的生活發展怪罪於他,畢竟我也出手造就了這一切:是我決定要跟他結婚。現在我知道,我做決定的判斷力並不是那麼好。人生總是這樣嗎?明明只是倉促做下的決定,卻可能就此改變了一生?

我常聽到患者談及類似的懊悔經驗。老菸槍對於享受第一口菸的那天痛悔不已。極度肥胖的患者大聲質問自己為何無法停止進食衝動。另外還有那些真正傷懷的靈魂,他們深信體內隨機出現的腫瘤──和醫生提及的任何「生活風格」都沒有直接關聯──而是針對自己特定惡行、累積的罪孽,或無法在此珍貴一生中領受簡單快樂的(來自上帝或其他力量的)報應。(1)

(本文摘自《五天》一書,寶瓶文化出版)

★中時電子住宿推薦報關心您:喝酒過量,有礙健康!

中國時報【陳淑芬╱台中報導】

藝人利菁的父親前清水鎮長吳政彥辭世,昨天在中市殯儀館舉行追思會,利菁穿著一襲黑衣神情悲悽,她致辭時溫馨告別說,爸爸是個嚴父,很少跟她說話互動,「我是海裡的魚,他從淡水裡把我撈起來,放進大海住宿評價英文裡」,爸爸很掙扎卻懂得讓她擁有幸福,並表示「他是愛我的」。

利菁父親吳政彥曾擔任清水鎮長9年,於去年12月27日辭世,享壽87歲,昨天在台中市立殯儀館舉行追思會,伊林娛樂總經理陳婉若、製作人沈玉琳及藝人葉璦菱等人到場致意;前總統府資政廖了以、立法院副院長蔡其昌、前台中市議長張清堂等地方人士前來捻香。

利菁穿著一襲黑衣,由先生許育仁陪同現身,她看著播放追思回憶畫面頻頻拭淚,更戴上墨鏡代表家屬致謝詞。她說,爸爸是個嚴父,從小跟她互動與對話很少,一生都奉獻給清水鎮民,整個家就繞著像太陽的爸爸轉。她一直很想問爸爸「是不是真的愛她」,直到見爸爸最後一面時,她覺得「爸爸應該是非常愛我的!」

利菁與父親深情告別表示,「我不是淡水魚,是海裡的魚,爸爸從淡水裡把我撈起來,放進另一個大海裡」,爸爸應該很掙扎,他是一個驕傲、愛面子的鎮長,讓所有的人都知道這件事,要有很大的勇氣。

利菁指出,姐姐告訴她:「爸爸有時候會半夜坐起來哭」,她知道爸爸是個很好的父親,知道怎樣讓小孩擁有自己的幸福。

「爸爸的人生應該很圓滿!」利菁說,爸爸得知孫媳婦懷孕後不久就走了。她並帶著與會人士高舉飲料望著爸爸的遺照說,「敬前清水老鎮長今天畢業典禮,希望他這輩子圓滿,謝謝你的照顧」。

布蘭迪亞旅館 – 西歸浦 推薦, 布蘭迪亞旅館 – 西歸浦 討論, 布蘭迪亞旅館 – 西歸浦 部落客, 布蘭迪亞旅館 – 西歸浦 比較評比, 布蘭迪亞旅館 – 西歸浦 使用評比, 布蘭迪亞旅館 – 西歸浦 開箱文, 布蘭迪亞旅館 – 西歸浦推薦, 布蘭迪亞旅館 – 西歸浦 評測文, 布蘭迪亞旅館 – 西歸浦 CP值, 布蘭迪亞旅館 – 西歸浦 評鑑大隊, 布蘭迪亞旅館 – 西歸浦 部落客推薦, 布蘭迪亞旅館 – 西歸浦 好用嗎?, 布蘭迪亞旅館 – 西歸浦 去哪買?

發表迴響

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。 必要欄位標記為 *